江念鱼

虽然偶尔煽情,
但本质还是个逗比。
关注请慎重,掉粉会抓狂。
磨人的小妖精,
I'm watching you.@_@
微博@江念鱼233
几乎不用

写小说,心要诚,范儿要正,不能总想抖机灵

二十多岁才读书的那个例子太励志了😅️😅️😅️好好学习从零做起🤗️🤗️

德云社二把手:

学习一个


纳兰妙殊:



我的责编最近在四处寻找能签约的作者,跟星探找美女一样。



除了年轻人,她也签成名作家,比如刘宇昆、马伯庸、冯唐、蒋方舟。昨天她跟我说她签了冯唐,我问,你觉得冯唐怎么样?



她说,他人很好玩的,改天咱们一起玩。



我(擦汗)说,算了。



她竟然说,我看到你在lof上写的那篇“众筹阉了冯唐”,哈哈哈哈。...



过年好(✪▽✪)

狗年大吉!亲爱的们!

我虚岁25啦!你们呢😁️😁️

过去的一年失去了一些,但收获得更多!

爱你们每一个人

每一个路过我生命最狼藉的街区的人,无论明天在哪儿,我都会为你衷心祈祷一生的☺️☺️

而我更感恩,感动愿意陪我一直走下去的你。

心花开在新路上。新年新气象。

新一年,新的你好^_^

除了悲悯,生命别无其他的救赎。
――蒋勋《梵高之美·割耳自画像》

【刺客全员】《婆婆娇》贰 愚 彼岸花

&“婆婆娇”既是文中提到的一个民间说法

&也是【东北民谣】歌手方磊的一首歌

&全文灵感来源于这首歌

&全文五个部分,这里是第二部分,彼岸花

&按全文打的TAG,不透露人物原名。可以继续猜下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壹   盲 · 破天光

贰   愚 · 彼岸花

村南住的是村里最富庶的乡绅。他家不像别人家那样在院外扎篱笆,而是用泥砌的墙围出个四方天地,门槛也比别人家高一截。

这户乡绅曾生下过一个...

【刺客全员】《婆婆娇》壹 盲 破天光

&“婆婆娇”既是文中提到的一个民间说法

&也是【东北民谣】歌手方磊的一首歌

&全文灵感来源于这首歌

&全文五个部分,这里是第一部分,破天光

&按全文打的TAG,不透露人物原名。可以继续猜下去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婆婆娇

壹   盲·破天光


世界上的每一个村子都会养育一个瞎子,和一个傻子。这个村子偏远得仿佛悬挂在世界的崖边,竟也不例外。

先说说这个瞎子吧。顺带也说说村里的其他人。

村里老人传,说瞎子是个怪胎。

生下来那天正是大寒。

他的个头比满月的孩子还大,脑壳梆硬,不哭不闹也...

一个诡异脑洞的预告――婆婆娇

我找到工作啦。年后上班。是小初高培训班的语文老师。非常喜欢。

终于可以安心填脑洞了哈哈。

之前两个连载还是要写的

不过有个全员向的转世梗想写成短篇

执离仲孟钤光双白八个人

瞎子
旅人
傻子
童媳
长者
赤脚
幼童
和尚

要不要猜猜都是谁的转世

建议大家不要用惯性思维猜。一个小提示,就是,今生是前世的报偿。前世有的今世就没了。两世存在着一点相反在里面。但人的本性是不变的。

《盘妻索妻》第二十二章

我终于更新啦啦啦!


 @parkkkkivan 啦啦啦!


主执离,副钤光,仲孟,再副双白。副线三对会出番外详写


前文走#盘妻索妻#tag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二十二章

公孙家在襄城落脚,惯爱招待亲朋。十里八村,原是不熟的,来来往往也都混熟了。

自从仲秋月份,在公孙家寄宿的陵小公子病倒了不能见客,公孙大公子孤身迎客,气氛总是落落的,来往的人七七八八散去,都想着等开春天气回暖,陵小公子好些了再来看望。

这等得,都忘了去公孙家该走哪条街,还一直没听说陵小公子痊愈。

等不及湖边柳叶抽芽,公孙家宅迎来的第一队来客,倒不是外人,而是...

不行,必须立碑了
明天(8号)一定更文
2000字也更
写得再烂也更
再拖真写不下去了

更《盘索》。
《山有》后面画风崩得妈都不认识了我都不认识了
心情太影响画风了
我要从头改一遍

因为上班只能休息日写,一次写不了几百字。一直没忘了亲爱的们。但真的刚入职忙吐鲜血了。对不起。
@parkkkkivan 谢谢亲爱的的新年祝福!新年快乐!早就想回了但是没脸回😂️没脸见大家😂️

士别三月,我回来了

【刺客全员】鬼敲门(一发完)

  • 就是之前的《债痴》,写完了

  • 改了几个细节再发一遍

  • 你猜甜不甜?

  • 这是个职场剧,不信你看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鬼敲门


【1】


地府每日鬼流量以亿计,人去鬼来,摩肩接踵,虽说气氛阴沉,却是免不了热闹。


新鬼差作为一个临时工,每晚一来当职,就喜欢躲清闲,跑到痴情司去找司使大人,猜猜牌九,扯闲篇。


痴情司是阴司地府很冷清的一个部门,司使说,为情而死的人越来越少了,业绩一年比一年低,全地狱年底评级,痴情司总排倒数第二。如果可以,他想转岗。


转岗的事跟新鬼差说了也白说。因为新...

《盘妻索妻》第二十一章

  • 最近焦虑得不行,反倒想写这个了。

  • 想不起前文,就当个段子看着玩吧。嘿嘿

  • 前文走#盘妻索妻#tag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第二十一章

好似一条梦船悠悠荡荡,终泊在了湍流崖壁前。两个人避无可避,心疼自己,兼顾着心疼对方,比几百根乱麻还难捋。

一个病着,神思浑浆浆的,平日的洒脱要强都不见了,一双眼长在那人身上,怯生生地空等着他判定他的去留。

另一个没病,比病的还难过,一刻不离地守着,也一言不发地晾着。

夜深人静的时候,握着彼此的手,指尖传递着彼此的脉搏。阑珊入梦,朦胧中方能得一时缱绻。...

最近在找工作,十一假结束可能会有些面试。然后下个月初是资格证考试。

所以更新会很费劲。

抱歉哦。

过了这一阵我就恢复正常了。

祝福我吧😁️😁️

【执离au】山有桥松 章三十六

  • 前文走#山有桥松#tag

  • 我终于回来更新了。抱歉,这一阵太乱了。

  • 到十月下旬会好一些吧。但愿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章三十六

慕容离抱着小柱子进门,被莫澜按在咯吱作响的椅子上,捧上一杯刚泡的茶。

萧然道:“这泡的是什么?”

莫澜从厨房出来,笑道:“哦,是莲子心。”

萧然道:“太苦了,不要喝。”

莫澜笑道:“我在锅里煮上姜汤了。”

慕容离道:“莲子心祛火,姜汤驱寒。你一个人喝这两样?”

莫澜笑道:“姜汤是专给你煮的。这莲子心就别喝了。”

慕容离揉揉小柱子的头,道:“是执明不愿意见我吗?”

莫澜搬了个板凳凑到慕容离跟前,窃窃地说:“他不知...

【执离脑洞】一个不负责任的撩完就跑

月黑风急的夜,瑶光天权边境的战场,风声似鹤唳,草木如坚兵。

天边滚过第一道闷雷时,天权军的冲锋队向瑶光城进发。

瑶光国主慕容离站在高高的古城墙上,冷眼俯瞰敌军将士们的攻城与拼杀。领军的马上国主执明,他好像从未认识过。

“王上,我军处于劣势,是否要近程射箭?”
“放!”

箭雨骤然而下。天权国主执明想不到旧情匪浅的慕容离会如此绝情。面对夺命的箭阵,他一面分心格挡,一面指挥大军迅速攻城,务必要拿下这一战,生擒慕容离。

千军万马中远远相视,恨似风刀催人老。

攻城车架好巨木,第一下撞击沉重城门的瞬间,天际闪过一条白色闪光,划破黑夜。

慕容离心中一惊,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瑶光之电?瑶光的神灵终于...

【执离AU】山有桥松 章三十五

  • 前文走#山有桥松#tag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章三十五

纵使仲堃仪仙力再在人力之外,也不能揽住白日西沉。

小舟在相湖渡口停泊,能望见岸边停歇着一辆马车,绿绸布纹青花帐。慕容离一眼认出是家里的车,急忙上岸,不禁笑意盈盈,走上前掀开帐。却见车夫是那个家里的船员,救了四少爷的顾六,车里坐的是阿煦。

不等慕容离说什么,拂煦道人先看到了自己师父,本来兴冲冲伸出来的脑袋瞬间闪进去。

“出来!下车!”果然听见仲堃仪在车外喝令。

“师父!执家还用得上我呢!”阿煦摔下车帐,却从一旁窗里探出来讪笑,边笑边将阿离拉上马车,“执明托我一件大事,受...

【执离au】山有桥松 章三十四

今晚双更了呢,开心

曾经的故事基本全交代完了

如果落下啥或者哪儿没看懂一定要告诉我哦

下一章终于可以继续写执离了\(^o^)/

前文走#山有桥松#tag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章三十四

去渡口的路上,仲堃仪给慕容离讲“庚辰”的事。

“莫澜被赶回家的四年里,替执明来歙州,找执明母亲杨家的宗亲。其他人都流散了,只在临县找到一个同宗堂弟,就是这位杨掌柜。杨掌柜不负莫澜所望,一年就进身到执家桐州以南的水路生意。

“莫澜和杨掌柜暗中卖房卖地,重拾了杨家和老执家的旧产。后来杨掌柜当上了歙州钱庄的掌柜,专为执明守钱。莫澜做这些,都是以‘庚辰’的名...

【执离au】山有桥松 章三十三

  • 我也很着急让阿离回去呀

  • 我错了

  • 完结后写篇夫夫日常番外来弥补正文的不足

  • 前文走#山有桥松#tag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章三十三

九月初九,天色放晴的那天,执明隔窗听到一声空阔的雁鸣,才发觉自己在床上萎得腰酸背痛。

往日有阿离在,腿摔折了动不得,有阿离捶捏,憋在屋里闷了,有阿离说笑读书。哪怕不理他,静静坐在一旁吃茶,也是一处人间仙景。阿离不在的日子,小阁子变得精巧华丽,却令人索然无味。

他站起来摇晃着朝外走,路过庚辰的床榻,瞥见他仰躺着闭目养神。停下来问他:“师兄,你来之后,是不是没下过床?”

“下过。吃喝拉撒时。”

“……出去走走咯。这么想,也想不回他...

【执离au】山有桥松 章三十二

  • 前文走#山有桥松#tag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章三十二

“居安渡口到了诶!”

一声浓重南腔的吆喝声吵醒了一船的东栽西歪的旅人。漂泊一日夜的小船不摇晃了。

慕容离随人流走出船舱。细雨如织。船员们登上岸,溜小路走到一家面摊里,坐满了两桌。后面的乘客跟着往外走。慕容离拉住一个面黄骨柴的同船者,问:“敢问小哥,是到歙州了么?”

那人道:“早着呢。去歙州一定要在居安停一下,不然撑不到歙州。船老大又不是铁打的。”

慕容离退一步,给他让出出舱的路:“抱歉。那敢问还有多远才到?”

“再这样走上两天吧。诶,你第一次出门啊?”

慕容离不...

【执离au】山有桥松 章三十一

刚刚中间删了小萝卜那一段,因为没用。嗯。

前文走#山有桥松#tag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章三十一

九月初四的清晨,潇潇风雨满园。凤仙花谢尽了,零落进泥土。

萧然声泪俱下地,一举掀翻了方夜的铺盖。方夜从床上滚到地上,猛然惊醒,迷迷糊糊听萧然说:“都怨你都怨你!我主子不见了!”

“你别你别……唉,你慢慢说。”

“我主子!我主子不见了!前院后院屋里楼上全都没有!他柜子里的行李也不见了!柜子里存的银子也不见了!他常穿的红直裰白褂子都不见了!”

“还少了什么吗?”

“我主子还能偷你家什么!”

“诶你讲点道理萧然。我是问他还带了什么,猜猜他去了哪儿,能去多久。”

“不稀罕你...

今晚没有更,只是睡不着,爬上来说说话😊️

《山有桥松》,从阿煦进府之后的内容,我自己和很多小可爱们一样,一头雾水,很不满意。但是因为勇做现充,导致自己非常忙乱,没有时间细想情节,又急于进度,所以就这样一章一章捱下去了。

全部写完之后,我会从头整理一遍,修改一些细节,起码不能让它在及格线下面晃荡。

我当初写完第二章,洞房花烛夜结束,后,就开始稀里糊涂构想情节了。
结构是:
阿离出走――
没走成明明受伤――
明明对阿离好,打动阿离――
阿离和执明相爱,决定不走了――
阿煦来了――
两人吵架,阿离走了――
阿离回来,执明失踪――
执明回来,两人感情坚固――
阿离哥哥上线,执离不愿分开――
执明掉马,解决危机――
大...

嗯,一更就掉粉,很魔性了。

这有什么好点赞的😡️😭️😭️😭️

【执离AU】山有桥松 章三十

  • 一章4000+我真的可开心了

  • 虽然写的很水

  • 前文走#山有桥松#tag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章三十

自从阿煦来到西厢小院,执明和慕容离没有一日能抱着好心情从日出捱到日落。小柱子觑人脸色装乖巧,不敢多叫一声,孤伶伶地躲在窝里。

这天清早,萧然按往常给它倒了一满盆肉粥,小柱子耷拉着脑袋,只舔了半盆,扭扭小屁股,转到一边趴着去了。萧然抱起来摩挲着往外走。慕容离和执明掀开床帐,穿衣下地。

萧然躲着慕容离的眼睛,吭吭哧哧地说:“才吃了半碗粥,就不吃了。”

执明上前接过来,小柱子和他对视一眼,从喉咙里“呼噜”了几声。

“咦——阿离它好脏呀!从生下来还没洗过澡呢!”...

【执离AU】山有桥松 章二十九

  • 爆字数3800

  • 但并没有写什么大进展

  • 方夜是从执明瞥他那一眼看出不对劲的,下一章会写到,怕大家有疑问,先在此说明。

  • 前文走#山有桥松#tag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章二十九

日薄西山时,方夜匆匆策马赶回。他四顾西厢知少了几个人,走到外间的床边,低头对着庚辰笑,笑得谦和又略带得意。

“少爷和少夫人还没回来?”

庚辰懒洋洋地睁开眼,瞥他一下:“一股火燎燎的香味。快换衣服吧。”

“不换。做‘亏心事’的又不是我,我不心虚。”方夜拽着庚辰的衣袖抖,“师兄,你说师父他为什么操心执明的事?把我卖来,又派你来瞧热闹。他一向闲...

【执离AU】山有桥松 章二十八

我都写了些什么!都是梦话么!

前文走#山有桥松#tag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章二十八

因为三少夫人喜欢五姨娘屋里的一盆凤仙花,三少爷八月初让方夜和萧然照着样子从集市上买来五十几盆,沿小径和墙根摆,盆挨着盆,从院门摆到阁子门口,具是浅粉和莹白。花不大香,香在叶子和泥土间沁氲着。

慕容离回来,闻到那股熟悉的清香时,萧然正蹲在院里,攥着一截小树枝戳花砖缝的泥土。

“怎么了,没精打采的?麻绳拿来了么?”

萧然一脸苦恼:“拿回来,放你床底下金锁锁的小箱子里了。回来的时候,方夜他往院外走。我问他干嘛去,他说他去办点事。我问他去哪儿,他也不说,说晚上回来。”

慕容离错开脚想进屋...

【执离AU】山有桥松 章二十七

一章2000字,只够写一个情节

话太密没营养,我也很绝望啊

前文走#山有桥松#tag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章二十七

慕容离半笑道:“胡说。还怪执明打你。”

阿煦拉住阿离的手,声音压得半低不低,好似机密,却并不怕人听见:“性情阴晴不定,心智若有若无,说傻不傻,说灵不灵,这种人,十个里有九个是冥王照命,妖邪转世。轮回道上洗不净他前世的苦噩,转入今世,神思受阻,戾气缠身,这就是不祥的根本。”

慕容离早已失了耐心,撤出手,眉头微蹙:“怎么看出来的?也教教我。”

阿煦和气道:“不可不可,此乃我无留山的秘辛,不得外传。”

“...

【执离au】山有桥松 章二十六

  • 这两天闹肚子了所以拖到现在

  • 发挥的也不好

  • 阿煦成功靠自己的半吊子搞了个大新闻

  • 前文走#山有桥松#tag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章二十六

阿煦,自号拂煦道长。是城西向寡妇家的遗腹子,父亲在得知怀他的那天登山祈福,心病突发猝死。他娘嫌他命硬不祥,一出生就把他丢在无留山下。阿煦是仲堃仪收徒收的最被动的一个,不收他他就饿死了。

无留山上教习的课程是依徒弟的根骨作区分的。阿煦长到八岁,仲堃仪问他,学珠算好不好?阿煦笑眯眯地说好呀好呀。上不满两天的课,眼睛总去找树上的鸟。一年后,仲堃仪又问他,学木匠好不...

【执离au】山有桥松 章二十五(下)

  • 执明的内容大多在(上)了

  • (下)就是走剧情

  • 骆岷和艮墨池正文不会出场,番外待定。

  • 前文走#山有桥松#tag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章二十五(下)

方夜说楼上的床,木材全是紫檀的,结实可靠,重新包浆后焕然一新。可毕竟是旧年陈物,慕容离不放心,陪阿煦一起上楼去看。

萧然怕刮风下雨毁坏了“小然子”和“小夜子”的家,特意把它们从飞檐上捧回梁间。落地是一面朴实敦厚的老石屏风,大理石壁上嵌着一块黄石。屏风隔开里外两间,外间一张八仙桌,四周雕着云海绝壁松。里间窗下的梳妆台,铜镜光泽不再,多看两眼无端心慌。又有一面牡丹绣屏风隔...

【执离AU】山有桥松 章二十五(上)

  • 一段,1400

  • 前文走#山有桥松#tag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章二十五(上)

“你脚敢踩上二楼地,我和小柱子一口一口咬死你!”

阿煦一脸新奇,笑问:“小柱子是谁?你的朋友吗?他也住在这个小院里吗?住得下吗?不挤吗?”

慕容离张张嘴,舌头打结,双唇沉重,只能指指角落里柜子改的狗窝。

阿煦顺着他的指向凑到狗窝窝跟前,弯腰朝里探看。这是个凉风滚滚的日子,小柱子一月有余的狗生里从没这样冷过,不适应,一直蜷在窝里耍赖。忽然见到这样一张陌生的脸堵在洞口,挤眉弄眼,妖气森森,还妄想伸手往自己身上摸。小柱子慌了,抖了,张开牙还没长齐的小嘴朝他多事的指头上努力咬了一口。

“...

【执离au】山有桥松 章二十四

  • 又波动到了低迷状态

  • 前文走#山有桥松#tag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章二十四

慕容离入内简单梳洗,换了一身秋衣,款款相迎。还没走到门口,被执明蛮横地拖住。

“做什么?”

执明往门口一拦:“他做什么?”

“他是我知交好友,来看望我吧。”

“一大早就来?”

“可能是有事找我吧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慕容离被执明问得语塞,心知他是无理取闹,只好报之一笑。执明却冲上来抱住慕容离往床上扑。一面扑一面对着方夜喊:“告诉他,我们还没起床呢!叫他等着!等两个时辰!”

慕容离装作愠怒,贴着执明的耳朵说:“过分了你。让人看见笑...

【执离au】山有桥松 章二十三

  • 现在才写完只因为信息量太大了

  • 睡前不要看

  • 前文走#山有桥松#tag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章二十三

月还来不及变缺,蓝釉瓷瓶里最后一片桂花被风拂在笔架上。慕容离打发执明去睡,独立窗下,闲书一草,“黯月疏香释”。

收笔方尽,背后猝然一笑:“‘黯月’也太牵强些,与景不和呀。”

惊得慕容离一抖,一点芝麻大的墨,点在了左边。

“走路也没个动静,吓死我了。”

莫澜合掌告罪:“抱歉抱歉,看你写得太好了,没敢打搅你。下面有了吗?”

慕容离道:“随手乱写的,哪有什么下面。你这么晚不睡,是有话和我说?”

莫澜给慕容离披上一件素衣裳,又端上...

1 2 3 4 ————
©江念鱼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