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念鱼

虽然偶尔煽情,
但本质还是个逗比。
关注请慎重,掉粉会抓狂。
磨人的小妖精,
I'm watching you.@_@
微博@江念鱼233
几乎不用

【执离AU】山有桥松 千字小番外

  • 正文走#山有桥松#tag

  • 身体不适,早睡少写

  • 您的陌生人,苏苏明上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……呼!好啦!他们都走啦!”

“我媳妇也走啦?”

“走啦走啦。我亲眼见他抱着一捆纸卷出门了。”

“那是找方夜给他倒卖,没小半个时辰回不来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呼!哭得我渴死了,快去给我倒水。”

“嘁,刚进门就使唤我。要不是看你变成个瘸子,我非按着你当马骑不可!”

“嘿!少跟我大放厥词!诶?你回来干什么?”

“你说我回来干什么?伺候你这个废人吃喝拉撒呗!那个方夜,吃了铁板,弯不下腰的主;你媳妇,一看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娇贵公子。老爷不敢指望他们,特意派人,到乡下请我回来的好不好。”

“纯粹多余!我媳妇做得可好了。他带来那个小孩儿,任劳任怨,彻底弥补了方夜清高自诩的不足。我这儿现在没你的地方,你趁早回去。现在就启程。”

“执三爷,您老有点良心成吗?一听见小萝卜说你摔飞了一条腿,我吓得二话没说,背上行李,赶了两个多时辰的路。热饭都不给一口,就撵人?我看你还是摔得太轻了!没直接送你去见阎王!”

“见了阎王我也捎上你。唉,如今是非常时期,我媳妇厉害极了,让他看出一点端倪,我岂不是前功尽弃?”

“跟你大半个月了还没察觉出你使诈,能厉害到哪儿去?”

“那是我炉火纯青,游刃有余。那个方夜来时,你不是还说他一顶一的聪明牢靠嘛?我留他在这儿四年了,一丝一毫都不曾被他看破。少爷我唱念做打,就是比你强。”

“嗯,您是个水袖转世,戏服成精。小的甘拜下风。我不是嘱咐过你,方夜是你同门师弟,信得过嘛?你怎么还不告诉他实情,叫他帮你?独角大戏您日复一日一唱就是四年,真不嫌辛苦啊。”

“算了吧。仲先生自己都不靠谱,他教出来的,呵呵,再来个青出于蓝胜于蓝。我可耍不起。”

“师弟信不过,这个新媳妇你就信得过了?打算什么时候摊牌啊?”

“不急于一时。即鹿无虞,枯耘伤岁。一着不慎,满盘皆输。”

“不懂。”

“欲速则不达。”

“达什么?到哪儿去?你忍辱偷生快二十年了,如今又千方百计求来这么个宝贝,捧着供着,你巴望他救你于水火?他又能渡你到何方彼岸去?”

“……不知道。”

“装傻,把自己装丢了吧你?”

“你瞧见他了。你看他好不好?”

“就一个碰面,话也没说上。就觉得,和你们执家的铜臭气沾不上边儿。和你也不是一路人。”

“他叫阿离,慕容离。他可好了。”

“哦——”

“我这辈子,若没有他,最好,最坏,活着也不过如此了。有了他,他生就是我生,他的去处,就是我的归处。”

“你个‘傻子’,想求到他的真心,可要捱到哪一日呀?”

“我本来也为这个发愁。可这两天我想通了。阿离当我是个傻子,疯子,孩子,都由他吧。我以谎言起始,不该奢求太多。若他愿意,我就傻一辈子,只要能陪着他就好。”

“……这究竟是吃了什么迷魂药啊?你这个人,多日不见,傻成真格的咯!”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番外完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31)

热度(119)

©江念鱼 | Powered by LOFTER